“石竹”在中國寵蟻圈里的溯源

今天有位朋友問我店里幻燈片中是哪種石竹,

雖然知道他的意思,不過還是解釋了半天,

我看過美國小吧主的那篇帖子,寫的很認真,詳細程度國內首屈一指,

感謝他的無私分享,在這里我也想到一些我的經歷,

趁熱寫到博客上來,一起交流學習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國內蟻圈最早接觸這種頭寬,體色鮮艷,有收集種子生活在新北界的螞蟻是在2011年,

那年德國人開始在網店里出售(螞蟻世界),價格單后一百歐以上,當時有該屬的三個種。

最先引進國內的是倚夢軒,之后老楊和其他以上也就有了。

其中流入國內最多的,就是Pogonomyrex barbartus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Pogonomyrex ?作為該屬屬名,

當時如果在百度上搜索最直接的翻譯結果就是 “收獲蟻屬”

和當時已經流入國內來自軒的紅頭收獲蟻(messor barbarus)和國內自產的針毛/粗面收獲蟻(messor aciculatus)是相同的屬名。

不過在百科仔細鉆研后可以發現發現一些的區別,

Pogonomyrex(西方/美洲收獲蟻屬)

Messor(地中海收獲蟻屬)

同時還可以找到另外一種翻譯,

因為該屬螞蟻有自種自收植物的行為,所以百科上有翻譯為:

Pogonomyrex(農蟻屬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軒軒到貨后,我們曾經討論過中文定名的問題,

圈內沒有學術界要求的嚴謹,但是為了和messor區分,

沒有直接使用“收獲蟻”這個屬名。

我建議用“農蟻屬”作為店里的寶貝名稱,

軒軒覺得很土,就用了“美洲收獲蟻”

這就是國內寵蟻圈對Pogonomyrex最早的中文屬譯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Pogonomyrex barbartus 直到現在,都是國內Pogonomyrex屬流入最多,最暢銷,最受歡迎的一種。

它的種名起源,我沒有參與,印象中最多的是老楊店里的種名為“石竹”

和屬名加在一起就是“石竹美洲收獲蟻”

石竹這個中文譯名出自誰手無法考證,

但是可以推論其來源。

 

百度翻譯可查barbatus 為石竹,

另外搜索barbatus可以找到某種植物的種名。

 

這里可以推論得出,國內第一位種名翻譯者參考了直譯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說道這里,大家可以看到,“石竹”一詞是對Pogonomyrex barbartus 的種名barbatus直譯,

并非屬名。

小吧主意在強調區別兩種有收獲習性的屬的區別,

意圖傳達給蟻友們更多的理論知識,

但是使用“石竹”這一廣為人知的一種農蟻屬內的種名作為屬名實屬草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這里沒有拆臺指責的意思,

小吧主的帖子也讓我學習了很多,

當時雖然看著很別扭,但也沒有發帖糾正,

倒是看到了有老蟻友提出了質疑,

其實大家都可以理解,先接觸到了有了思維定勢,變化后會覺得很別扭。

現在一些新人朋友心里可能已經默認了“石竹屬”這種稱呼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并不是以修正還原為目的的,

寵蟻圈主要的還是體會養蟻的快樂,而不是學術界一絲不茍毫無差錯的成就感。

我寫這個的目的還是讓蟻友知道的更詳細一些,

在我說石竹農蟻時,可以省去一遍一遍解釋的時間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很多外國蟻的定名都受到市場因素控制,

舉個最簡單的例子,

2010年倚夢軒引進Messor barbarus時定名為紅頭收獲蟻,

后來森林螞蟻的店里有了該蟻,并以原生收獲蟻定名,且銷量更好,

流傳面更廣,逐漸取代了紅頭收獲蟻的命名。

所以至今messor barbarus 都被叫做原生了。

后來森林公布了更加權威的以國內蟻學專家周善義教授定名的“芭芭拉收獲蟻”來糾正也沒有成功。

真是氣死學術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同時,我所稱呼的石竹農蟻,

在國內的學術論文里,被稱為“紅收獲蟻”(并不確定是首次命名)

養蟻的朋友看到這個是否也會很郁悶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就寫到這里,

有機會我會再談談我心中,螞蟻在“寵物”和“學術”兩界的理解和意義。

再有時間寫一些石竹農蟻(Pogonomyrex batbauts)的飼養心得。



16 Responses to “石竹”在中國寵蟻圈里的溯源

  1. 看到你終于又開始更新,高興得都快哭了
    螞蟻名字的使用確實非常混亂,其實根源還是在學術界,他們沒有統一的命名規則、譯名規則和使用規則 。 我搜集的論文中近些年還是有很多粗面收獲、鼎突多刺等名稱。周教授對原生收獲的音譯名不知有沒有依據,但就翻譯來說音譯和意譯都是允許的,而學術性的一般還是以意譯為多(尤其以原命名者的起名意思為主),這樣能更多體現命名者對此物種特點的標識。日本弓背通常不會被翻譯成腳盆弓背

  2. 始終是一個探索的過程,不斷接受新的思想觀念,新的入手角度,才能豐富自己的眼界,螞蟻被商業化運作方式產生的有趣現象~沒有對錯,只是角度不同~

  3. 啊,夢露老哥你要哭了就白哭了,我更了一篇就跑了,現在有馬上就有新鮮血液進來了,感覺咱們老幫菜已經不行啦。非常感謝你!也在等你的成果發表呀!

  4. 這兩年我又去玩別的東西,比如水草、多肉、彈弓吹箭什么的,只是偶爾去看看螞蟻貼文,自己是寫不出新東西啦。再加上今年工作調整,每天時間都被限制死,也實在沒時間玩。。。